林外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 锁魂引
《锁魂引》完结版精彩阅读 曲神小说在线阅读

锁魂引曲神 著

主角:穆凡沈梦柔
主人公叫曲神的小说叫《锁魂引》,本小说的作者是穆凡沈梦柔创作的灵异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村子里突然发生怪事,一向不相信鬼神的我,在经历过差点被鬼杀掉后,开始相信了鬼神,为求保命,我当上了带发修行的和尚.........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18-11-30 10:39:58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曾道长的一番话让我短时间内难以接受,我不相信奶奶已经死了,他一定在骗我,好好的一个人,怎么说没就没了!

想着想着,我就哭了起来,我无法想像,没有奶奶陪在身边,以后的日子该怎样度过。曾道长安慰了我几句,他说如今还没找到我奶奶的尸体,不能这么早下结论,也许她还活着,让我不要悲观,先保住我的小命再说!

曾道长的意思是,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还是需要从黑沙河着手,河里的阴鬼怨气太重,偏偏缠上了我,不弄死我看来不会善罢甘休,道长如今是黔驴技穷,只能请全村人出动了。

道长已经有了全盘计划,明天正午,阳气正浓的时候,他需要召集我们村所有人去黑沙河,我们要去祭拜,安抚亡灵,同时用阳气压制一下,看看能不能奏效。

天亮之后道长立刻打电话让他徒弟回来帮忙,然后跟我一起回到了我们村,先是去了一趟我家,本来是想确定一下屋里那个假扮我奶奶的人到底是什么东西,却没见到她,只是在奶奶的床上发现很多水草。

这诡异的一幕让我大脑有些短路,我开始相信曾道长说的话了,这个人绝对不是我奶奶,一定是黑沙河里的水鬼变的。

道长让我不要乱跑,他要去找村干部商量一下这个事情,仅凭他一个人,没办法说通大家,村里人加起来估计也有五六百,除去外出谋生的,两三百人还是有的。

我在家里等着,但也没闲着,将屋里仔仔细细找了找,我不知道究竟要找什么,总之放下不下。一番找寻果然让我发现了问题,奶奶的床底下出现一个水坑,水坑里有水,里面居然还有一条黑色的鲤鱼!

上午十点,曾道长来找我,告诉我都说好了,中午十二点之前一定要赶到黑沙河,我必须去,并且要蒙着眼睛,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睁开眼睛看。

道长说的玄乎,我却无心听下去,奶奶床底下出现水坑这件事更加玄乎,我一五一十告诉了道长。然后道长招呼我把奶奶的床抬到一旁,他抓起那条鱼看了看,迅速又放回了水中,我看到道长手上流血了,他立刻拿出一道符,念了一句口诀,将符燃烧后的灰烬抹在手掌上。

随后道长用我家的洗脸盆盖在水坑上面,又在盆子上贴了一张符,并且嘱咐我:“不要掀开,也不要告诉任何人,出去要锁门,今晚我会来你家处理这件事。”

到底是什么事情,搞的我云里雾里的,床底下有一条活蹦乱跳的鲤鱼,这种事本身就匪夷所思,加上道长的反应,我觉得可能比我想象中还要复杂。

上午十一点半,道长用黑布蒙上我的眼睛,带着我去黑沙河,我心惊胆颤,如同一个正被押赴刑场的犯人一般。黑沙河离我们村不算远,不大一会儿我就听到了很多人说话的声音,想必是到了黑沙河。

我以为这次来的都是成年人,谁知还有小孩子,一个小女孩儿的声音:“小凡哥哥,你为什么蒙着眼睛?”

“一边玩去,多事!”孩子的妈妈呵斥道。

道长清了清嗓子,大声讲道:“大家安静一下,听我说!”

人群安静了下来,道长低沉的声音传来:“小直应该跟你们说过了,这次来的目的是替老六超度,老六是死在河边的,无亲无故,大家就当是送他最后一程,在我做法事的时候,都不要吵,耐心等我做完法事,谢谢大家的配合!”

小直,就是村干部牛正直,我恍然大悟,村里人嘴碎,肯定不能明着跟他们说是超度河里的鬼魂,只说是超度老六,这很平常,我们这个地方的风俗就是这样,有人死了,就会请道士回来做法事。

道长只说了这么多,然后又趴在我耳边小声告诉我:“中午十二点,阳气最浓,同时阴气最盛,不管你听到什么,都要装作若无其事,不然魂被勾走了,我可帮不了你!”

道长说完便开始念起了咒语,他念的很快,听不清楚字句,没多大一会儿就刮起了大风,这风刮的我心神不宁。俗话说无风不起浪,这几天发生的怪事也确实证实了,每次有离奇的事件发生,都会伴随着怪风。

风声渐渐掩盖了道长念咒语的声音,阵阵寒意传来,伴随着一股海腥味,实在离奇,黑沙河在我的印象中没有出现过这种气味,此刻我闻到的不仅仅是腥味,还有臭味,腐烂的气味。

不知过了多久,我忽然打了个冷颤,听到了奶奶的声音:“小凡,不要相信他们,他们不是人……”

“奶奶……”我不由的叫了一声,立刻想起道士的话,马上闭嘴,不敢再多言。

不过想想,刚才奶奶说的那句话,我好像听到过,那次躺在棺材里,就有人跟我说过这句话,当时我不知道那是谁的声音,直到遇到赵铁柱的鬼魂,我才知道,当时是它在跟我说话。

当时赵铁柱也说过同样的话“他们不是人”。

究竟“他们”指的是谁,为什么奶奶和赵铁柱都这样说,又是什么原因,不把事情说清楚,非要让我猜。我哪里猜的到,谁不是人,我现在遇到的怪事还少吗,既然有意给我提示,却不把话说清楚,让我怎么处理!

我思来想去,觉得刚才出现的应该是奶奶的鬼魂,这么说奶奶已经遇害了……

它有意提醒我,但又似乎是在忌讳什么,话没说完就走了,恐怕只有赵铁柱的鬼魂能告诉我真相,可是我又该怎样才能见到它。

这场法事做了多久我不记得了,到后来我脑袋里一片混乱,好像昏了过去,醒来的时候我躺在三婶家里。三婶和我奶奶关系最好,奶奶失踪她也一直惦记着,本来是打算报案的,三婶说当时曾道长不让她报案,怕把事情闹大。

三婶转告我,她说曾道长今晚会去我们家,让我天黑之后一定要在家里等着,不能有外人在,说是要帮我找回魂魄。

我不知道曾道长有什么计划,我只能相信他,天黑之后便关上房门在家里等着,我将所有油灯全部点上,坐在床上等着,等了很久都不见曾道长来。

我很害怕,因为曾道长说过我们家可能有脏东西,之前奶奶也给过我提示,为什么道长要让我独自在家等待?

在等待的过程中,我仿佛听到屋子里有奇怪的声音,可我不敢去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弄出的声音,像是碗筷掉在地上发出的。一开始我以为是老鼠,家里老鼠挺多的,但后来我就不这么认为了,那分明是筷子敲打碗发出的声音!

而且听起来很有节奏,我坐不住了,立刻从床上爬了下去,拿着一盏灯,想去厨房看看,但又拿不定主意,去还是不去,也许真的闹鬼了,我一个人去必定凶多吉少,还是等道长来了再说吧!

就这样等了很久,筷子敲打碗的声音越来越响,也越来越急促,我脊背上已经被冷汗浸透了,只能把自己紧紧裹在被子里不敢出来。

不知何时,那声音戛然而止,紧接着传来了敲门声,我从被窝里探出头来问了一声:“谁啊?”

“我是鬼……”

那一瞬间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我只听到这三个字,后面说的什么全都听不清楚,脑袋里回响的就是这三个字,我是鬼!

我紧紧握着打鬼鞭,将自己裹的更紧了,过了一会儿,敲门声止住了,我这才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却忽然看到窗子外面有一张脸。

“你搞什么,我大老远跑来,不给开门,什么意思!”外面那张脸开口说话了,把我吓的身子一缩就从床上掉了下去。

等我爬起来,那张脸已经不见了,接着我又听到了敲门声,而且声音很急促:“快点开门,不然我走了,我师父叫我来的!”

听这声音似乎是个人,那为什么说自己是鬼,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玩!我将门打开,门外站着的是一个年龄与我相仿的少年,这家伙穿着打扮挺时髦,染着一头棕黄色的头发。

将门打开他推了我一把就进来了,在屋子里嗅了嗅问我:“我叫了半天你为什么不开门,屋子里阴气挺重的嘛!”

“大哥,你开什么玩笑,你说你是鬼,我哪敢开门!”

少年笑了笑:“傻小子,话只听一半!我刚才不是说了,我是鬼离,我师父的徒弟,他老人家有事来不了,所以让我顶替,你明白了吗?”

“你师父是?”

“嗨,不就是姓曾的咯,你是真傻还是装傻,那条鱼在哪?”少年憋了我一眼,趾高气扬的问我。

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是个小道士。我拿着油灯带他看了看奶奶床底下那条鲤鱼,小道士用筷子拨弄了鲤鱼一下,脸色一变对我说:“你的灵魂在鱼身上,快去拿个盆子来!”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