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外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霸宠笑佳人
《霸宠笑佳人》小说章节目录免费阅读 安平平小说阅读

霸宠笑佳人安平平 著

主角:林炎冉殷少融
独家完整版小说《霸宠笑佳人》是林炎冉殷少融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安平平,内容主要讲述:开什么玩笑,说她是废物?骂她是痴儿?有没有想过她是谁?!她可是二十一世纪最冷酷,最无情的金榜杀手,岂能容你们一帮古人随意欺负辱骂!...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0-10-31 13:26:00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呵呵吧,这府里上下哪个不知道,她现在是将军府的当家,到最后还不是要落到看她脸色行事!

至于林炎冉,左右不过一个孤女,翻不出她手掌心!

樊芙则是得意洋洋的朝樊氏看一眼,似是邀功一般:我就知道林炎冉是不会向着姑姑的,你看这不就试出个究竟来了吧!

乔氏则是对林炎冉有些刮目相看,若是以前,别人跟她说将军府的大小姐能说出这些话,她打死都不信,大小姐去过别院走一遭,这变化也太大了点吧,跟她印象中那个骄傲任性霸道莽撞不知所谓的大小姐有天壤之别啊!

唐氏被吵了一早上,尤其是岑氏哭哭啼啼的,早就不耐烦了,现在听林炎冉拿出老太爷的话说家和万事兴,便也顺势说道:“就这么着吧。”

只是她始终觉得林炎冉今日十分奇怪,改了一向娇蛮任性的脾气,变得这么和善,倒是让她很不适应起来。

那刚才樊芙说她亲手杀死虎威将军又是怎么回事?难不成她现在为了讨好她,在她面前装好人?!

哼!她吃的盐都比她吃的饭还多,以为装装样子就能骗过她,让她对她改观,不可能!

林炎冉唇角一勾,又笑道:“既然,祖母都这么说了,那这事儿就算了哦,不过大妹的宝贝鱼没了,总要有点补偿,恰巧我昨日寻得一双漂亮的鸟儿,本打算送给祖母逗个趣的,后又一想,祖母怕吵,还是不拿出来了,不若今日就将那对鸟儿送给大妹,算作替翎儿妹妹道歉。”

樊氏和林炎姝一听就沉了脸,只是当着老夫人面不好再做追究。

可樊芙不一样,于是她受到林炎姝的眼神暗示之后,便笑道:“冉儿表妹这法子是真好啊,自己杀了猫儿的罪责只口不提,就这么掩了过去,我可是替姝儿表妹叫屈呢,平白无故受了气不说,还被人打了,最后那闹事儿的只是红口白牙这么一道歉就完事了,真真心里委屈啊!”

林炎冉眼眸轻转,眼中的寒光犹如利箭直指樊芙,看得后者心头一跳。

林炎冉一直是微垂着脸的,此时当着大家的面,温婉一笑,慢条斯理的走到她跟前,问道:“表姐,你说我亲手杀死虎威将军,可有证据?!”

“人证物证俱在,难道你还想狡辩?”

樊芙近距离面对面撞上她的眸,再次看得心惊,那漆黑如墨的凤眸深不见底却又清澈无比,似是凝聚着风暴却又一派风平浪静,叫她看不懂猜不透,更摸不准林炎冉是不是已经知道了什么?

“哦?!”林炎冉挑眉,垂手,轻轻甩着手中袖挽,问道:“人证是谁?物证又在哪儿?”

“我的丫鬟本打算去厨房帮我准备一碗银耳羹,不想在花园里撞见你亲手掐死那只猫,还拿了贴身的手绢擦手扔了,这就是那手绢。”樊芙虽然心虚,但面上却还是理直气壮的说话,并伸出兰花指指着老夫人炕几上托盘里的一条手帕,表示她证据确凿。

林炎冉嗤笑一声,道:“我从卯时一刻便在佛堂敬香念经,香桃香芹一直守在佛堂门口,并未出去过,何时去过花园?又是在花园哪一处杀了猫儿?我倒是不知道府中途经厨房的路上还有花园,明明只有一个排木棉树而已。”

樊芙脸色突变,当即改口道:“那,那是我还不熟将军府的路,记,记错了。”

林炎姝一直垂着脸在一旁保持沉默,状似委屈不能言,此时抬头,泪盈于睫,楚楚可怜道:“大姐,妹妹并没有想要姐妹间不和气,只是有个疑问,你说你没有杀死猫儿,那怎么解释你贴身的帕子上沾了猫儿的毛和血呢?!翎儿妹妹才六岁,她不懂事误会我也就罢了,可……可她怎么能出手殴打亲姐姐呢?”

说完,隐忍很久的眼泪终于滑落脸庞,她抬手拿帕子去擦眼泪,正好就露出被抓伤了还渗着血的手腕,那委屈又强忍的模样以及手上血肉模糊的伤口,直看得人心生怜惜,好想捧她在手心好生安慰疼爱一番。

乔氏在一旁撇嘴:老爷又不在这里,你这般模样做给谁看?!

林炎冉面无表情的看她说完这出话,心里很想夸奖一下小妹打得好,她还嫌小妹年纪小出手不够力,只是挠破了点皮,若换作她,指不定你林炎姝现在就下不来床了!

林炎冉走到老夫人身边,两根纤细的手指捻起手绢一角,看到那个素白的手绢一角绣着精致的紫玉兰,旁边有个小字“冉”,唇角一勾,随手放下手绢,回头冲樊芙似笑非笑道:“表姐,你说的证物就是这条手绢?!”

樊芙心头一跳,点点头。

“可是你是不是搞错了,这并不是我的手绢,这……”林炎冉故意停顿下来,很享受看到樊芙紧张又压抑的模样,半响才道:“这手绢是我母亲的。”

“什,什么?!”樊芙脸色瞬间惨白,手扶着倚靠差点惊得站起来,一看周围的人都在看她,顿觉得失了仪态,尴尬道:“这,这怎么回事?我,我不知道的。”

林炎冉从腰侧拿出自己的手绢,放在众人眼前让大家看个明白,许久才道:“我素来喜欢玉兰和金桂,府里人都知道,可众人不知道的是我喜欢玉兰是因为母亲喜欢玉兰,而母亲平时又极爱紫色,所以她在手绢和贴身的衣物上会经常绣着一朵紫玉兰,花开十瓣,比平时见到的玉兰花多出一瓣,也是因为母亲说:这是提醒自己世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事,凡事不强求罢了。至于那个冉字,则是母亲的小字,母亲姓潇名月,字细冉。与母亲不同的是,我的手绢一直都只绣金桂。这些随便问问将军府里的老人和丫鬟便可知道,表姐你怎会这么糊涂?怎么就没打听清楚呢!”

“这……”樊芙慌了,哑口无言,眼神先是看向林炎姝,似是责怪她怎么也没弄清楚,后又看向樊氏和老夫人,尤其是在碰到老夫人不悦冷肃的目光时,她真的心慌发抖起来。

林炎冉缓步轻移,走到樊芙贴身丫鬟香末面前,沉声问道:“你说你是亲眼看见我杀死那猫儿。我问你,我当时表情如何,掐的是哪个部位?那猫儿可有挣扎,可有尖叫?掐死猫儿后将猫儿丢在哪里?为何我身上找不到猫毛而你的手袖上却沾有猫毛和血渍?!”

林炎冉一声问得比一声急,到最后几乎是凌厉冷酷的质问了。

丫鬟香末本是林炎姝身边的二等丫鬟,临时充作樊芙的贴身丫头,她从始至终都知道事情的真相是什么,早在林炎冉说那帕子是她母亲的时候,她就知道事情败露,吓得哆嗦。

这会儿被林炎冉声声质问,早吓得腿软失了魂,“噗通”一声跪下,结结巴巴的遮掩道:“奴,奴婢……奴婢没瞧清楚,当时在你身后,又有一丛花蒲挡着,奴婢,奴婢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老……老夫人,奴婢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求老夫人开恩,饶命啊……”

“你!”樊芙没想到这丫鬟如此不中用,这么快就求饶告罪,气得站起来,指着她浑身发抖,却大声叱骂道:“不是你跑过来说你亲眼见到大小姐杀了猫,还让我出面帮姝儿表妹说好话的吗?怎么现在变成什么都不知道啦!”

林炎冉轻笑一声,道:“我知道,表姐不过是好心想帮衬大妹,可这般污蔑栽赃于我,又是为何?炎冉自问跟表姐无冤无仇,你这安的是什么居心?”

林炎冉这话摆明了就是说樊芙挑拨是非,离间她们三姐妹的关系!

“谁,谁污蔑你了,我只是就事论事。”樊芙心慌意乱,求助的看向樊氏。

樊氏当做没看到她的求救眼神,完全当做自己毫不知情的样子,让樊芙心里越发嫉恨林炎冉,都是她,若不是她为难姑姑,自己现在怎么会落得这般境地,当着将军府这么多主子奴婢的面,真是丢尽了脸面。

“好一个就事论事!”不待林炎冉出声,门口传来一声稚嫩却颇具威慑的话:“林家家事什么时候由外人论道长短啦?!”

将军府长子林炎霆只手背在身后,颇有大人模样信步走进来,首先冲老夫人一礼:“孙儿炎霆给祖母请安!”

乔氏一见儿子回来了,漂亮的脸蛋笑成一朵儿花,连忙站起来上前问道:“霆哥儿回来了,今儿怎么这么早下学?”

“今儿先生有些事,便只上了早课就放学了,父亲命我先回来一趟,晚些时候还要带我去军营走走。”林炎霆喊了句“娘”,回答话的时候分寸拿捏得很好,并不十分亲近,也不十分淡漠。

唐氏一见宝贝疙瘩,立即来了精神,将之前的不愉快一扫而光,冲他招招手,又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示意他走近前说话。

“炎霆见过大姐、二姐。”林炎霆冲屋里的两位姐姐一礼之后,这才走到老夫人身边,陪着说话。

樊芙之前的话被他这么一打岔,完全被众人抛诸脑后去了,林炎霆讽刺她是外人在先,现在又没人理她,她讨了个大大的没趣,暗自皱了鼻子,将手中手绢拧成疙瘩!

林炎冉从回府后,还是第一次见这个唯一的弟弟,刚才见他进门时走路的模样虎虎生风,竟有些少年将军的架势了呢。

林炎霆生的白白净净,五官像极了乔氏,凤眸丹唇,挺鼻阔耳,原本是漂亮秀气的长相,硬是生了一对浓黑似墨的眉,一看便知是随了林钧,不仅不突兀,反倒显得十分英武非凡。

因着从小习武的原因,身板比同龄的孩子看着结实,身量也颇高,一袭湖水蓝织银丝翠竹的长袍穿在他身上,犹如青松玉竹,修长笔挺,若不是知道他才十二岁,乍一看还以为是个玉树临风的少年郎了。

林炎霆已经进了学堂,又年岁渐长,不能经常在后院走动,难得今日下学早,得空来给祖母请安,遇上一家人都在。其实他在外面有一会儿了,原本打算等姨娘和姐姐们都散了再进去,却在听到一个陌生女人在找由头挑事,这才没忍住进的屋子。

小说《霸宠笑佳人》 016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