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林外文学网 > 小说库 > 玄幻 > 道衍万物

更新时间:2019-07-23 17:59:25

道衍万物 已完结

道衍万物

来源:微小宝作者:尘埃舵手 分类:玄幻 主角:秦明风英儿

小说主人公是尘埃舵手的小说叫《道衍万物》,是作者秦明风英儿写的一本玄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道,衍世界万物,只有真正领悟道的真谛者方可修身入境,踏仙成神。 珐道大陆,这是修道者的世界,与普通人类相区别,修道者以领悟法家道术,沟通自然,从而诞生非凡之力。 在这异兽横行的世界里,修道...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个小厮,锐利的眼神,向他望了一眼,两三步的距离当成一步走,闪电般窜了过来,客栈老板却是稳稳的将他接住了,看来这客栈老板也是略有两手。

小厮偷偷地望客房望了一眼,低声道:“掌柜的,要不要去城里派”

客栈老板听了,登时面色一竖,伸手将他的嘴捂了个严实,同时小心翼翼的向后望了一眼,见那些房间没有什么动静,这才放下心来,狠狠地对着小厮数落道:“再敢胡言乱语,小心我打断你的狗腿。”

那小厮两手一掩,似乎很害怕的样子,脑子里却兀自奇怪,怎的今日掌柜竟是这般胆小了?但终究是不敢发出声来,悻悻而去。

那个小厮远远跑开了,客栈的老板依旧和颜悦色的对着过往的熟人纷纷致歉,面色和蔼,十足的诚实经商者。

突然间,那个小厮又向客栈老板走来,这一次却不像上次,那般动作迅速,却是平常一般走了过来,贴着掌柜的左耳道:

只见客栈的老板听了,面色一阵阵变幻,也不知那是什么惊天动地的消息,竟是将一个四十左右的中年人惊悸成那种模样,只听他口中兀自说道:“坏了,坏了,招待不周,招待不周。”

客栈老板一身灰色的身影,终于消失在了道路上,向着自己数年来苦心经营的客栈走去,宽阔的红漆大门紧闭着,门楣上,挂着一块牌匾,牌匾上写了几个大字仙露依人,右下角似乎还有几个落款的小字,但看客栈老板此刻面上的焦急之色,只怕也不甚在意了。

此刻,他心情沉重,自那日见了这些来人,这几日下来,他便已忧心忡忡,短短几日,竟是多了不少的白发。

他来到大门之前,却没有立刻开门而入,也不知他在一边来回徘徊究竟能不能想出更好的法子来呢?若是一旦动怒了这些客人,只怕不但家财不保,便是脑袋也要立马搬家了。

虽然此处头尾皆有两大城主保护,但远水救不了近火这种浅显的道理,客栈老板怎么会不懂呢?

忽然,客栈老板将手略微颤抖的双手搭上了红漆大门,似乎已考虑了最坏的打算,可手背轻微的颤抖,显然他心中说不出的恐惧,也不知上辈子是作了什么孽?竟碰上今日这倒霉的情形。

忽然他又将双手抽了回来,轻轻叩击木门,语气和蔼,甚至已带上了一丝恳求,道:“客官您好,小人是客栈的掌柜,请问现在进去方便么?”

里面一时没有回荡,倒是客栈老板自己的回声,兀自回荡着,这一刻,客栈老板的心,陡然间,抽搐了一下,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话?

正当客栈老板恐惧之际,门内突然传出一道阴冷低沉的声音,“掌柜的,请进!”

客栈老板,听见请进两个字,登时面上本已紧绷的神经似乎也松弛了一般,哪里还顾忌到什么阴冷低沉的声音,和蔼厚道的表情,浮上面来,嘴上带着微笑,吱呀一声,将门开了进去。

熟悉的院落,院落中间的一张浑圆石桌旁边,坐着一个黑袍打扮的人,客栈老板从门口之处望去,竟是辨别不出那人是男是女?只是那声音听来与当初却也没有变化,这才肯定是当日的那个黑袍者。

院落四周修剪着美丽的盆景,可见这里是上等客人才住得起的奢华住所。

客栈老板,蹑手蹑脚上前去,这一路似乎走得极为漫长,仿佛这四十年来走过的路,也没有这短短的数十步长远了。

“掌柜的,”请坐那个黑袍者,比了个手势,竟是请自己入座,客栈老板面上惊恐的表情,闪过一丝庆幸,坐定了身子,等着客人发飙!

“多谢客官!”客栈老板唯恐惹怒了这黑袍打扮的人,有点空隙也决不放过。

“掌柜的,您这一把年纪了,想必也是儿孙满堂了,有没有打算好好享享清福啊?”那黑袍者,依旧只是透露着两只深邃的眼眸,几乎一个眼神,便叫这掌柜的从此敢怒不敢言了。

客栈掌柜的,虽知这客人一定难以谈妥,但万万没料到这客人居然说出这样扰人发怒的话来,一张脸,虽然表情恐惧,但却是慢慢的已变成了猪肝色。

那个黑袍者见客栈老板,一时没有回话,却也没有立刻发飙,似乎很有耐性一般,竟也没有继续说话,似乎在等待客栈老板的意思。

院落中,一时沉寂,盆景上的蜜蜂,嗡嗡飞舞,不知哪里透进来的微风,轻轻撩动,黑袍人的黑色宽大袖袍。

屋檐上雕刻的美妙仙境,似乎在沉寂中,一分一分退去了原有的神韵,一股萧瑟颓废的气息,似已在悄悄的酝酿。

突然客栈老板的身板一动,却是差点从椅子上摔倒下来,只见他对面一身黑魆魆打扮的客官,竟是无声无息的站了起来,黑袍无风而默默飘动。虽然他全身上下包的很紧,只在面上简单地透出了两个眼孔,可是客栈老板赫然感觉得出,他的眉头似乎已皱得很紧,眼神比起之前,显然有了更深的寒意。

“掌柜的,世俗之间,人生不过百年,何不好好休息休息,承欢膝下呢?”黑袍者紧紧盯着客栈老板此时愤怒却又恐惧的神色,轻轻地在石桌上一推,却是一袋黑色的东西推向到了客栈老板面前。

客栈老板,登时眼睛也亮了一下,只听黑袍者的声音,透着几分祥和之态,道:“掌柜的,我也只不过是个小兵而已,还请掌柜的不要为难在下,这一点银两,多少也是我们主人的一点心意。”

说罢,他也不再看向客栈老板,却是独自离开了石桌,只是那熟悉的声音依旧说出了后面的话:“掌柜的,我想你应该懂得我主人的意思;若是明儿,你还不把礼物收下,到时候主人怪我办事不利,我这条命可是全靠您的裁决了。”

黑袍者说得很随意,看起来他的性命似乎一点也不值钱,可是客栈老板一直颤抖的双手,却是始终也不敢摸一下那黑色的袋子,他分明是听懂了黑袍者的意思了。

可是这美丽的盆景,精巧的楼阁,可是自己四十年来,含辛茹苦,从一草一木的山野之地中,开垦出来的,难道从今以后,便要这般远去了嘛?这里的每一个菱木,每一张瓦片,似乎都含有着自己的血泪。

哼儿哈儿。

昏黄的余晖下,有个院落,看去颇为冷清,石桌上却是伏着一个看起来显得有些苍老的背影,他没有抬头,只是那听来刺入人心的抽泣声,分明代表了什么。

夜晚,空中,万里无云,一轮明月,光照万里,这一条由南银城通往外地的崎岖山道上,一群行人,身上背着沉重的包袱,大约看去,人数在数十人左右,也有衣着鲜艳的女子,也有身子颇为健壮的青年,看去那虽是人群,但一股孤独没有落脚的孤单之意,却是浅显而实在。

走着,走着,路上有不少的抽泣声,悄悄传了开去,似乎已经非常压抑了,仿佛怕惊醒了黑暗中的什么。

哀伤的气氛,自道路南北,徐徐铺开。

仙露依人,这一家往日生意蒸蒸日上的山野客栈,此刻肃杀的冷风,从明朗而空旷的院落中狂卷而过,月明星稀,这里一片凄凉。

噔噔噔。

谁在夜里轻轻地踩踏着上楼的梯子。

月光照射之下,一道黑影,仿佛黑夜中出来游走的冤魂,黑魆魆的身影在明朗的月光下,看起来更加明显,但也更加恐怖。

红漆染成的窗棂,糊着上等宣纸的窗格里,隐隐映着什么影子,谁还在这里悄悄点着灯火,火焰跳动的舞姿,倒映在窗格上,有些明显。

可是那里却传出了低沉的对话声。

“他们走了嘛?”

“走了,晚饭完毕之后,便走了,只是?”

“只是?只是什么,你是要问本座为什么放走了他们嘛?”

“属下愚钝,请神子明示”

“放走这些平民百姓,其实也没什么。”

同样的声音,继续说道:“这些平民百姓,有时候只是无辜不幸,若是妨碍了本座的计划,自然是宁杀错,也不放过;但如今,本座只要稍微轻易移开一些脚步,便可令他们有生还的机会,何乐而不为呢?你要记住,心胸宽阔,不但是待人之道,对于修道之人而言,也是有助道法提升的。”

“当然,此处头尾有两座城池守护,若是本座大量嗜杀无辜良民,未免也过于引人注目,反而是妨碍了本座的计划;如今本座暗渡陈仓,又岂会让人注意到呢,再者这个计划关乎事大,便是本座也不敢掉以轻心的,放走这些平民百姓,虽是乐意之为,但严格上讲,也是战略所需,你懂嘛?”

“神子,果然智慧过人。”那个属下的声音,由衷的赞美道。

他这八个字虽是拍马屁,讨好上司的行为,然而不知为何,那位神子,不但没有怪罪之意,只是微笑以待。或许这位神子,本就是智慧超群的人物,担当那几个赞美之词实属当之无愧吧。

忽然那个神子的声音再一次响了起来,道:“他们四队人马追踪一个老头子,现在还没有回来嘛?”

“没有,不过据属下所知,那个老头子似乎还颇有来头,被人称为寻宝道人,只怕还是有几手功夫。”

“你是在怀疑他们已经遭了毒手嘛?”

“不,属下只是猜测,或许他们之间在相互周旋,尚且要一段时间。”

“不错,一个寻宝道人,要在短时间内解决掉本座的四队人马,还是要点时间的;如此本座就早日离开这里,以免引起太多人的关注。”

“神子英明!”

小说《道衍万物》 第7章不为所动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情有独钟小说
  2. 婚姻爱情小说
  3. 悬疑小说
  4. 未来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