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林外文学网 > 小说库 > 都市 > 我的海螺姑娘

更新时间:2019-05-20 15:58:30

我的海螺姑娘 连载中

我的海螺姑娘

来源:书丛网作者:雪豹 分类:都市 主角:张凯台若菲

独家完整版小说《我的海螺姑娘》由张凯台若菲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异能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雪豹,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职场精英张凯失恋后在渔村邂逅了美丽的海螺姑娘……...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直到现在,我还不知道这个和我有两面之缘的美女叫什么名字,而得罪一个美女的下场就是她不给我好脸色看。

第二天我起的很晚,直到日上三竿,我才肯放过了周公的女儿。等我迷迷糊糊的从房间里出来,正好看到她在给两个弟弟补习功课,我刚想和颜悦色的打个招呼,她冷着一张脸,让两个孩子自由活动,而她则直接回屋了。

在渔村的生活,日子过的格外漫长,我躺在由旧渔网做成的吊床上,飘飘忽忽,心神麻木的度过了一个下午。我看着海边扬起无数的白矾,仿佛就像我远去的爱情,我顿时就觉得心里被焦虑所堵满,我下意识的摸了摸干瘪的烟盒,里面光秃秃的只剩下最后一根香烟,失恋以后我靠烟草和酒精这两大毒物才一直苦苦支撑到了现在。我现在忽然觉得爱情就像香烟,缥缈间入体而过,只不过都是为了最后毒发那一刻做铺垫。

我忽然觉得可笑,现在的爱情都和小.姐似的了,明码标价。

我头上的游云渐渐向西浮动,家家户户都亮起了一层低沉的光晕,我才觉得世界再次鲜活了起来。

在渔村生活的这几天,我一直过着昼伏夜出的生活,渔村白天的生活很娴静,只有到了晚上酒吧开业以后,我才找到了发泄的方向。

我又去了那间名叫“拾忆”的酒吧,但让我意外的是那个和我颇有几分孽缘的白衣美女居然没在,从今天下午开始我就一直没见到她,我还以为她来酒吧唱歌了。

我又点了那首(你的眼睛),任凭台上的歌手情歌如殇,却唱不出那个白衣美女特有的那种清澈,空灵。我喝了几杯酒,就心情烦躁的从酒吧出来了。

从酒吧出来以后,我居然鬼使神差的走到了海边。我点燃一根烟,坐在岸边愁苦悲戚的回忆着往事,任凭腥咸的海风拂面,也带不走我心里的悲伤。

我一根接一根的抽着,凝聚在肺里的尼古丁最终化成了咆哮,在宁谧的海边撕心裂肺的咆哮着。

“啊……”我在海边放声大喊,吼的悲天跄地。

“大晚上的,你能不能消停点儿!”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清脆的声音,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我还没发泄完,就被生生的打断了,特别破坏气氛。

我循着声音望去,不远处走来一个白裙飘飘,美若天仙的女孩。我定睛一看,原来是那个和我有几分孽缘的美女,我不得不感叹缘分的奇妙。

她赤脚走了过来,海风轻轻,她裙角飞扬;涛声阵阵,她雾鬓风鬟;看的我这个对美女定义极为苛刻的人,都不由得感叹。

“我在海边喊几声,也不行啊!”说罢,我又叼在了一支烟,点燃吸了几口。

她低头看了一眼我插在沙子的一堆烟头,柳眉轻皱了几下,眼睛里露出几分不屑的目光。

“失恋了来我们山阳渔村疗伤啊!”她冷冷的说。

我一怔,“你怎么知道的?”

她目光郁郁的看着我,“人家来我们这度假大多数都是情侣,就你一个人,每天不是喝大酒就是抽烟,不是失恋了是什么啊!”

我一**萎靡的坐在了地上,心情郁闷的抽烟,但她却没有丝毫要走的意思,我抬头直视着她,“你怎么还不回去啊?”

“我怕你想不开万一跳海怎么办?你在我们家交了三天的房费,你要是跳海了,那我们家也脱不了干系!”她居然很认真的说。

我忽然笑了,也不知道自己是被她气笑了,还是觉得自己可笑。不管怎么样,她好歹算是一个“关心”我的人。

接下来更让我吃惊的是,她不仅没有,反而在我对面也坐了下来,“你要是不介意可以和我说说,这样你心里可能也会好点。”

我觉得在一个美女面前分享自己失败的感情,是一件很丢人的事,于是我板起脸,“我的事情凭什么和你说啊!”

“你连我的日记都看了,和我说说你的事情怎么了?”

她轻飘飘的一句话,顿时让我哑口无言,不过我确实也需要一个倾听对象,我扭过头看了她一眼,“看你日记还有用了你的烟灰缸,你还生我气呢吗?”

“你觉得呢?”美女不答反问,水杏般的眸子里寒光逼人。

“你别生气,气大伤胸。”我看着她傲人的双峰因为生气而连绵起伏。

在我说完以后,顿时射来了一道冷艳的目光,我不禁缩了缩脖子,一边郁闷的抽着烟,一边诉说着我的这段失败的感情。

在我抽光了三支烟之后,我们俩的故事也落幕了,女孩一直静静的聆听着,脸上的表情从始至终都没变过,在我说完以后,她轻轻的说,“既然都这样了,你再难过也于事无补了,她不还是拥在别人怀抱里了吗?”

我感觉心里刚缓过劲来,顿时又**了一刀,怒不可斥的说:“你是故意看我笑话嘛?”

她愣了一下,想了几秒钟,在和我保持一定的距离的不远处坐下,“不好意思……我这个人不太会安慰人,虽然你这个人很讨厌,但我觉得你也挺可怜的,感情就像这海上的雾,等你看清了,也就散了。”

说完,她不再理我,手里像变戏法似的忽然多了一只海螺,在我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她把海螺轻轻的靠近了嘴边,悠悠的吹奏了起来。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有人吹海螺,我大开眼界的发现这东西除了吃以外,居然还能当乐器吹奏,海螺声婉转清脆,仿佛就像一个女子轻吟浅唱。

我感觉海螺声就像一只温柔的玉手,抚过我伤痕遍体的心头,我不能自拔的沉浸在海螺美妙的歌声里,直到海螺声渐舒缓消失,我才如梦初醒。

回过神来的时候,我感觉眼角有些湿润,海风似乎也更咸了,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间觉得自己对面前这个尚且不知道名字的美女,忽然有种异样的感觉。

“我回去了,你也早点回去吧!”

说完,女孩转身就走,我愣了一下神,急忙喊道:“这么晚了,夜深人静的,我送你回去吧!反正咱们俩个也顺路。”

“不用,你还是担心担心自己吧!迷路可没人救的了你……”

我犹豫了一下,“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台若菲……”

过了片刻,就当我准备放弃的时候,女孩的声音伴随着海风飘飘荡荡的传了过来……

接下来的几天,我放弃了去酒吧的恶习,每天晚上都来海边抽烟,想心事,而台若菲每天晚上从酒吧唱完歌后,都会来海边吹海螺,而我则荣幸的成了她唯一的听众。

“你阿爸和你说了嘛,我又续了一个礼拜的房租。”我坐在台若菲的身边,静静的听她演奏完了之后,才说。

台若菲目光淡淡,没有任何反应,她的沉默让我很无力。

“那个……我觉得这里山清水秀的,很适合疗伤,所以我准备多住几天。我缺在你们这缺一个向导……要不如你当吧!”

这短短的几句话说的我口干舌燥,因为担心她不会答应,这是我能想出来最好能够接近她的理由。

“你不是认识酒吧怎么走吗?还需要什么导游?”她开口就呛了我一句。

“我最近都没怎么去酒吧,我是觉得这里白天的景色也很美,我想到处逛逛,但又不了解你们这里的人文风情,需要个导游嘛……放心我不会让你白干的,一个礼拜,我给你……一千块钱酬劳,怎么样?”

因为我看过她的日记,知道她在酒吧驻唱是为了赚钱供两个弟弟上学,所以我才出此下策。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刻意接近这个女孩,她虽然美的惊心动魄,却有点不食人间烟火,和我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但我还是忍不住想接近她。

果然,我的这个计谋打动了台若菲,她沉默了半天,想了想,最后还是答应了。

“好吧,但我只能负责你白天游玩,晚上我要去酒吧唱歌。”台若菲和我约法三章。

我很干脆就答应了,这时天空淅淅沥沥下起了细雨,她们家离海边尚且还有一段距离,冒雨回去显然不是一件明智的选择,还好不远处有一个公交车站牌,台若菲拉着我跑到了那里避雨。

我们俩的衣服都被雨水打湿了,我倒还好,但台若菲穿的是白色裙子,被打湿了以后衣服紧紧的贴在了身上,傲人的身材顿时无从遁形的曲线毕露,她注意到了我的目光,脸上顿时布满了绯红。

我无福消受的叹了口气,把身上的外套脱下来递给了她,渔村的早晚微凉,所以我每天晚上出来都习惯备着一件外套,而且我这件外套还是有防水功能,今天正好派上用场。

台若菲这回没犹豫,说了声谢谢就接过来披在了身上,遮住了傲人的身材。

外面的雨很快就下大了,雨天总让我有种失落的感觉,雨水洗涤着世界,却冲刷不走我心底角落里的污垢。

我忽然感觉气氛有点沉闷,台若菲坐在椅子上静静的看着外面的雨景,这让我觉得气氛有些尴尬,于是我主动打开了话题。

“你弟弟今天都多大了?”

“他们俩是同时出生的,今年都十七。”

“才十七啊!好岁数,等以后有机会我带他们去上海玩,那边的酒吧要比你们渔村的气派多了……”我故意没话找话。

台若菲厌恶的瞪了我一眼,“坏胚子,别把我弟弟带坏了。”

我不以为然的笑了笑,“我十七岁那会儿就已经去酒吧玩了,俗话说的好,十七不浪十八浪,十九正在浪尖上……”

“你觉得这个笑话很可笑嘛?”台若菲冷冷的说。

“你有男朋友吗?我怎么从来没有听你提起过你的感情啊?”

“你觉得我有吗?”

“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孩,要是没有我都不信。”

“你知道有没有男朋友的区别是什么吗?”台若菲不怒反笑。

我一怔,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

“有没有男朋友的区别就是,别人等伞,我等雨停。”

我:“…………”

猜你喜欢

  1. 现代小说
  2. 言情小说
  3. 种田小说
  4. 古代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