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林外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侠 > 上仙,好生无耻

更新时间:2019-04-30 11:48:22

上仙,好生无耻 连载中

上仙,好生无耻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鱼家小二 分类:仙侠 主角:琉亦若依

独家完整版小说《上仙,好生无耻》由琉亦若依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奇缘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鱼家小二,内容主要讲述:他是上古尊神转世,霸道,腹黑,蛮不讲理她是世间独一无二的五色九尾狐,可爱,冲动,聪明伶俐茫茫追妻路,道阻且长...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琉亦刚往前走了没几步,似想到什么,突然站定,侧过身望向跟在若依身后的方玙,眉目微锁不知在沉思什么。

方玙以为琉亦又要打什么坏主意,浑身一抖,不由自主的往后缩了缩。

方玙警惕的望着琉亦许久,琉亦才撇了撇嘴,转过身继续往前走,口中喃喃道:“遛面首还不如遛猼訑呢。”

方玙疑惑的望向若依:“他什么意思?”

“他的意思是你可以走了。”若依笑着解释道。

不等话音落下,方玙的身影好像一把飞出去的箭一样,一眨眼便已经消失在树林尽头。

望着逃离极快的方玙,若依忍不住嘴角抽了抽,待琉亦的身影渐远,若依才疾步跟了上去。

琉亦和若依刚走出没多远,便遇到赶回来的武罗他们,几人正准备打道回敖岸山,方玙却突然从树林里钻了出来,风流倜傥、玉树临风,原本被折磨的半死不活的颓废形象早已烟消云散,就好像刚才发生的一切只是个梦。

而这一次,方玙面带如沐春风的微笑,小心的躲过琉亦的目光,直接走到了武罗身前,翩翩有礼道:“小生方玙,春蚕到死丝方尽的方,偶传断箑亦琳玙的玙,不知姑娘芳名?”

难得有翩翩公子来搭讪,武罗掩唇娇媚一笑,羞涩道:“小女武罗,武生的武,桫椤的椤。”

若依和猼訑心一抖,不应该是门可罗雀的罗吗?

二人还在油腻腻地互相寒暄,若依便走了过去,看向方玙道:“你不是走了吗?怎么回来了?”

方玙‘深情’的望了一眼武罗,叹道:“说来话长,小生本欲打算打道回府的,可就在此时上天给小生牵了一条红线,让小生遇见了貌美如花的武椤姑娘,这一眼便让小生神魂颠倒,终身难忘,所以就又跟了过来。”

“讨厌了,公子说的人家都不好意思了。”武罗完全一副女子娇羞模样,学着大家闺秀,害羞的将脸转向别处。

看着武罗如此媚样,若依浑身不寒而栗,强忍着笑,不再说话。但不免对武罗有些刮目相看,没想到武罗的魅力强大到能够让方玙再次忍受着随时被琉亦残害的危险,也要前来勾引良家妇男,心中不禁感叹爱情的力量还是很伟大的。

就在二人你侬我侬,难舍难分的情况下,方玙跟着回了敖岸山。

几人走了许久,两个陌生女子便现在原本树妖所在的地方,穿黄衣面色狡黠的女子望了望满地的树妖残尸,一脸震惊道:“想不到天地之力如此厉害,真是大开眼界。”又长吁了一口气“要不是我们躲得远,敛去了气息,恐怕我们也要遭殃了。”

身旁的紫衣女子也望了望四周,眼神冰冷,额间镶饰着一条紫色的小蛇,显得此女子异常的阴冷,女子声音冰冷:“我们快走吧,让他们发现了就糟了,那个琉亦不是我们能对付的。”

黄衣女子点了点头,二人便化作光影离去了。

虽然方玙跟着一同回到了敖岸山,但琉亦却未再找过方玙的麻烦,只因多了一个新兴趣。武罗平时都是以女子装扮示人,所以方玙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发现武罗其实是个男子,琉亦便每天饶有兴致的看着两人亲亲密密。

不过不知为何,突然一日,琉亦却在敖岸山设下了结界,将武罗和方玙隔绝在外。说起缘由,方玙随几人回来后,受武罗热切邀请便顺理成章的住在了青要山。若依虽不喜两个大男人整日亲亲密密,但闲来无事时,经常会带着猼訑到青要山寻乐子。

这日,若依刚走到武罗的破草房,浓浓的酒香就飘了出来。若依心中一笑,这武罗居然背着琉亦偷酒喝,和猼訑一商量便打算吓他们一吓,可不想刚踏进门便看到武罗和方玙抱着酒坛子烂醉如泥,七扭八歪地躺在地上。若依心中嘿嘿一笑,秀眉不怀好意的挑了挑便打算把两人扔到猪妖洞去,想着就撸起袖子准备下手,可刚抬起方玙的一条腿,一条雪白的尾巴就从衣摆里露了出来,若依乍一看未反应过来,一时好奇,伸手就要去拽,可手刚碰到毛边,脸一沉,瞬间收了回来。

虽然敖岸山的人都知道方玙是一方小仙兽修炼成型,但却从未见过其真身,此时若依看到那条尾巴心中再熟悉不过了,那是一条狐尾。

两万年前,若依的父母去世后,姨娘为了篡夺主位便将年幼的若依赶出了狐族,若不是被路过的心烟儿所救,现在还不知道会尸身何处,若依心中虽然对狐族早已没有了任何怨恨,但却再也不想与狐族有任何牵扯。

方玙始终没有什么反应,依旧睡得死气沉沉,若依盯着那条尾巴,脸色发白,猼訑看出了若依的异常,扯了扯若依的裙摆想要安慰。若依低头看了一眼猼訑,无奈的苦笑了一下,转过身叹道:“走吧。”说罢便头也不回的跨出了草屋,猼訑紧跟在身后,可走到门口又折了回去,抬起蹄子狠狠的在方玙的**上踹了一脚,还在睡梦中的方玙疼的嗷的一声蹦了起来。

后来,琉亦知晓此事后便在敖岸山设下了结界,连同武罗一起隔绝在外。以至于武罗每天都会趴在结界外哭嚎。

“爷啊,小的到底做错了什么?酒是方玙偷得,是他硬灌给我的,小的是冤枉的啊,爷您不能听信谗言,爷您要相信小的啊,就算爷铁了心打算抛弃我这个糟糠,好歹也看在小的伺候爷两万年的份上给小的一个清白啊,爷啊,您就见见小的吧,也让小的死心另行改嫁啊,爷啊”

若依站在远处有些佩服武罗的执着,既已如此还能够把偷酒的事咬的死死的,不过后来想想若是承认了岂不是死的更惨。若依实在听不下去武罗凄厉的哀嚎声,转头对刚遛完猼訑的琉亦道:“其实武罗就是被色字迷昏了头,只不过偷了壶酒,你没必要也将他挡在外面。”

琉亦矮下身替猼訑理了理兽毛“那小白脸可是他带来的。”

“情难自禁,也不能怪他。”若依替武罗说情道。

可抬眼间却望见结界外方玙正望向自己,神情又低沉了下来。

喃喃道:“有些事想躲也躲不过。”

琉亦抬眼望了一眼若依,又低下头,理着兽毛,缓缓道:“我答应过心烟儿会好好照顾你,所以只要有我在,我一定不会让任何人强迫你做不喜欢的事。”

若依没有说话,隔了许久,若依突然一脸好奇的问道:“你是不是喜欢菀儿姐姐?”

琉亦理毛的手一顿,长眉紧蹙,转首瞋目望向若依。

若依一颤,转而嘿嘿一笑:“别生气,别生气,我懂了我懂了。”

可琉亦刚把头转回去,若依突然又眨着眼问道:“你确定你和武罗之间没**?”

话刚说完琉亦就站了起来,若依一惊,眨眼就跑了。

琉亦没有去追反倒径直向武罗走去,武罗见琉亦向自己走来,也不顾形象了抹了把鼻涕泪爬到琉亦脚边,还没等说话就被琉亦一只手给提了起来。

方玙一看情势不对,转身就跑,还没等跑远也被琉亦一手给提了起来。

武罗一慌,忙道:“爷您这是要带小的去哪啊?”

琉亦没回应,武罗抬头一看,琉亦一脸寒冰,忙捂了嘴,一声也不敢吭了,方玙也吓得整个人都缩成了一团,一动也不敢动,任由琉亦提着。

片刻的功夫琉亦就到了山下的河边,甩手将两个人扔进了水里,冲着天大吼:“夫诸”

转瞬一只四角白鹿从天降到琉亦身侧,琉亦怒目望着落汤鸡的两人,命令道:“好好看着他们,今天要是抓不到一百条鱼,就别想活着回山。”

话落,没有经历过鱼苦的方玙毫不犹豫的扑到了水里,开始翻腾起来。

武罗一听脚下一软‘啊呜’一声:“爷,您干脆给小的一个痛快吧。”可琉亦此时早已没了影。

第二日,久别的似鱼非鱼的味道传遍了整个敖岸山。

若依望着不停呕吐的武罗、方玙甚是同情,走了过去拍了拍武罗的背,叹道:“我错了,看来你真的不是他的真爱。”话落便领着一脸幸灾乐祸的猼訑走了。

武罗哪还听得进若依的话,被硬逼着吃了一百条鱼,那股令人作呕的似鱼非鱼的味道始终徘徊不去,整个胃就如同翻江倒海一样。

方玙此时多么想嚎啕大哭,可自己哪还有哭的力气,如果真有下辈子,自己下辈子一定要和鱼族断绝关系。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虐恋情深小说
  3. 轮回重生小说
  4. 未来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