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天价宝贝:帝少疼妻入骨叶西爵简希小说免费试读

时间:2019-05-15 15:09:34编辑:终遇你

小说主人公是叶西爵简希的小说是《天价宝贝:帝少疼妻入骨》,它的作者是海妖倾心创作的一本总裁豪门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第二章塞进垃圾桶!“咳,我不是说你真的不行,你只要装作那方面不行,我们俩不就可以出……唔……”她立马安慰了他两句,可话还没说完,突然就被这男人抵在了门板上。他一手挑起她的下巴,性感的薄唇勾起一个邪魅坏...

《天价宝贝:帝少疼妻入骨》 第二章 塞进垃圾桶! 免费试读

第二章塞进垃圾桶!

“咳,我不是说你真的不行,你只要装作那方面不行,我们俩不就可以出……唔……”

她立马安慰了他两句,可话还没说完,突然就被这男人抵在了门板上。

他一手挑起她的下巴,性感的薄唇勾起一个邪魅坏笑,低哑道:“也许,我应该跟你证明一下,我到底是行,还是不行?”

他不寒而栗的话音刚落,一个结结实实的热吻强势席卷而来……

“唔!”她懊恼的推了推他,却反被他粗暴攫住唇舌,吻得又急又狠。

不给她一点挣扎反抗的机会!

靠,这个混蛋,不就吼了几句他不行吗?用得着这么跟她证明?

好歹自己也是他的救命恩人吧?

“叮铃铃……”

此时,地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被吻得快要断气了的简希,瞪了瞪这还不肯收手的男人,气恼的一巴掌用力拍在了他受伤的左肩上。

“唔……”男人闷哼了一声,松开她。

看了一眼自己的肩,鲜血就跟开闸的水库似的,哗哗往外淌着。

“……”

简希愣愣的看着他身上的黑色衬衫,虽然不怎么看得出来血色,却湿了一大片。

“你,你没事吧?我刚才不是故意的,谁让你那样对我了?”简希有些内疚,弱弱的嘟嘴道。

男人只是冷漠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简希咬了下唇,先没管他,捡起地上还响着的手机,接通。

本来想让电话里的人立马报警的,电话里的人却比她还着急的问:“简希,你见到你那个青梅竹马没有?退婚成功了没?”

“我……哪有时间去见他?”简希看了一眼旁边安静的男人,郁闷说道。

“我可是给你请的专业演员,花了不少钱啊!还特别嘱咐他,这假男友扮得像一点,你干什么去了,没去见?”

闺蜜凌菲坐在自家的沙发上,抓心挠肺的好奇问她。

“……以后再跟你说,我这边有急事先挂了。”简希现在也没时间跟她说太多,挂断了电话。

然后她按了报警电话,正准备拨出去时。

旁边男人突然说道:“我不能曝光身份,而且外面的人应该走了……”

简希想了想也对,既然外面的人都走了,也没有什么报警的必要。

自己还是别赶这趟浑水了。

想起他刚才的行为,简希有些气愤,打开了厕所门,对身后男人冷声说道:“那我走了,你应该也没什么事了。”

“等一下,你叫什么名字?日后一定报答。”他一手按着血流不止的地方,身体微晃了晃,好像很虚弱的样子。

刚才强吻她还力道十足呢!

难道是因为她拍了他一巴掌?

简希有些狐疑,但看着他那可怜样儿,又不忍心与他计较刚才的事,随口关心提醒:

“不用报答了,你流了好多血,还是赶紧去医院吧,这血再这么流下去,恐怕都走不出这个地方了。”

男人听到她的话,性感的薄唇微张了张,话还没说出来,眼前一黑,整个人突然向简希砸来!

“啊!你……”简希眼急手快的一把抱住了他高大的身躯,差点没被这沉重的身躯砸倒在地上去!

“刚才才说你走不出去呢,怎么这么快就倒了?喂,你没事吧?”

“先生、先生?你醒醒!”

她慌了,略用力的拍了拍他英气逼人的俊脸,半天也没什么反应。

完了,他真的晕了……

“你这么重这么大个男人,我怎么弄你出去?也不知道那些坏人是不是还在外面……”

简希抱着怀里的男人,很无奈的呼出了口气,她看了一眼周围,很吃力的将他拖到了门后。

随后,她出去转了一圈,在外面大厅看到了那几个大坏蛋的身影,又心慌的退了回来。

洗手间的斜对面,她看到有一间员工清洁室。

有主意了!

几分钟后,她推着一个大黑垃圾桶进了洗手间里。

她清空桶里的垃圾,拖着这死沉死沉的男人,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他塞了进去!!

又在他的上面放了几大袋味道颇重的垃圾……

“啪!!”垃圾桶里突然发出一声拍打的声音。

简希两手叉腰正喘着气,愣了一下,他不是晕了吗?

难道是被臭醒了?

“你醒了?那你也忍忍吧,比起这些臭味,当然是保命重要了,对吧?!”

她拍了下垃圾桶,对他安抚说着,就推着这个死重的大桶进了后面的员工通道。

还好,顺利离开了那个酒吧。

第二天。

灿烂火辣的阳光在窗前宛如跳着激烈的舞,将屋内的阴暗一扫而光,整个房间散发着阳光的味道。

太明亮刺眼的光线,让躺在床上的男人一双好看霸气的剑眉微微蹙着,好似睡得很不安稳。

“叮铃!叮铃……”外面刺耳的门铃声,不断传来。

昏睡了很长时间的男人,浓密的睫毛忽闪了几下,满脸的黑沉不耐烦。

要说他昏迷这么长时间,那绝对是简希用恶心的垃圾把他给憋晕死过去的!

他是什么人,哪个女人敢将他往垃圾桶里塞?

他肯定会一脚将人蹬到太平洋去喂鲨鱼不可!

“叮铃……叮铃……”

外面的门铃声还不停歇的响着,他突然睁开了双眸,从床上坐起,因为动作太大,肩部传来一阵疼痛。

靠,忘记自己身上有伤了……

他唰的一下掀开了身上的被子,满身暴戾气势的去了客厅门口,骤然打开了还在响着的门。

也没细看外面站的人,只是很暴躁的吐出一个字:“滚。”

说完,砰的一声甩上了房门。

门板颤得抖了抖,唰唰掉下来一层白灰。

男人向来就有很重的起床气,刚才没真一脚蹬出去,就不错了。

他两手插着腰站在客厅,扫了一眼这间很女性化的屋子,刚刚还黑沉的脸瞬间消散了。

这里不是他家?自己被那个女人带回家了?

站在门外的中年妇人,也不知道是被吓着了,还是被吼得愣住了,现在手还保持着按门铃的动作,那张脸又惊又绿。

好一会儿后,一身华贵的妇人才从惊吓中回过神来,“刚、刚才那个男人是谁?这里不是简希那丫头租的地方吗?”

“该死,她到底是换房子了,还是在家里养了个男人?”